靖苏fen

赠恩桑——评《君臣》

恩桑:

谢谢给《君臣》的长评,
快要过年了,真是每天都有惊喜。
无论是在哪个时空,
赤子之心不变,
心中格局不变,
这就是苏靖二人的魅力所在吧。
相逢是缘,不晚不晚。
恩桑个人也很爱《隔纱》,
写的时候正逢引力波初次被探测到,
想着,如果苏靖二人活在民国,
也就应该是军阀家学物理的木讷少爷和国学院博学多才的教授吧
2333333

§幻─╄云枫:

 @恩桑 

  

莫名其妙,就是想写……对,没错,恩桑是第一个想让我写长评的大大!

  

其实入恩桑的坑比较晚,是从《君臣》的第二章开始的【表嫌弃,都说了比较晚嘛……

  

深中琅琊之毒,看了很多其他的同人文,不知道我一个这么喜欢苏靖的人为毛在别的圈逗留了那么久。不过还好,相遇即是最好的缘分。

  

《君臣》一看就停不下来了,梅相琰帝的设定让我不能自拔。

  

之前看过很多同人文,算是为了抚平原作悲剧的结尾,因此只喜欢小甜饼……但确是不喜欢单纯的为甜而甜,心知只要还是长苏和景琰,那他们的赤子热忱就不会消散,他们心中仍旧最大的还是整个天下,最高的仍是清明坦荡的朝局,如此,在原剧中他们宁愿参商两隔,悲哀,悲凉,却也是走不出的圈。

  

开心的是,恩桑在另一个时空中给予了他们一个不同的相逢机会,没有了赤焰案的血海深仇的苦痛,没有了相识而不能相认的悲哀,他们能够有机会去携手开创一个清明的大梁河山。

  

景琰虽为皇帝,却不失赤子热忱,少了原著一腔悲愤的打磨,更显得单纯可爱【对,就是可爱,琰琰如此可爱……

  

长苏可为宰相,而不是仅能做个在阴诡地狱里搅弄风云的谋士,不再一身病骨,但匡扶朝纲、肃清朝野的大义从未改变。

  

恩桑赋予了他们睥睨天下的格局,翻案平冤,沙场铁血,他们仍像原著中一般一身正骨,正气浩然。景琰的热血与耿直,辅以长苏的智计与斡旋,他们是君臣但超越君臣,又有何人可以超越?

  

两人虽相爱,但由于君君臣臣的束缚而无比隐忍。其实我觉得怂梅并不怂,他只是为了景琰的明君之誉,故而爱得更加深沉罢了。而这份深沉的爱,在一次次的与景琰共历磨难后,(当然还有琰琰一次次的撩拨后//笑,琰琰一直以为自己是top),在他的心中愈加清晰明朗,他知道了自己是有多么的放不下,不是因为君臣之礼,不是因为耿耿忠心,而是单纯的爱恋。

  

人可以因为爱变傻,琰琰是,长苏亦是。傻到不管不顾,傻到孤注一掷的信任,傻到拥有了推翻原有桎梏的勇气,终而能够携手在一起,能够十里红妆,与君共江山。

  

我爱这样的长苏和景琰,更爱恩桑的生花妙笔~//嘿嘿,最后一章的肉舔了好多遍啊……啊……

  

在等更之余,我在狂补大大其他的文章,读得实在是太爽了……

  

最爱《隔纱》,深感恩桑的博学,天哪噜,怎么可以写的这么好!!尤其是“就像在原恒星毁灭前的一秒,抓住了那束光……”感觉自己瞬间被秒,直击心脏~

  

还有《姻亲》,以前我看到ABO生子文都是绕着走的,算是在大大这里开了先例吧~居然还看得很开心,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魔力……

  

想说的说完啦~再次表白恩桑!!希望大大以后可以写出更多更好看的文哦~~期待期待!!我会一直都在!

  


  


 

【靖苏】假谋(一)

不成:

琰帝×苏相
×大概是琰琰虎扮猪吃苏苏虎的故事(?)

*萧景琰扮昏庸,苏哲真理朝
*有私设新人物,后文起大用处。注意!注意!注意!琰琰是扮昏庸。琰琰是扮昏庸。   
*严重ooc 严重ooc 严重ooc
**文笔渣 文笔渣
(此章只有存于“帝”中的琰琰)

(一)遇才而峙

元佑四年初,自大梁因边境大乱而伤至元气已有五年,自新帝登位,一直采取休养生息政策,几年的休养换来了生计渐发展,大梁国境日趋稳定。百姓们也都乐在耕作,地主官员界限近明。这些功劳却无一人念自帝恩,反是朝廷右相,休养生息政策的主要推行人——苏哲,日益受到百姓追捧敬重。原因无他,这新帝登位原以为会给这大梁带来些新气象,没曾想除了与他的父皇少了喜杀戮,迷女色的陋惯,也只是个喜用平衡之策到底昏庸的帝王。

这一年,右相苏哲朝野内外声名大噪,不少朝内官员暗投其翼下。现今大梁朝堂实力分做三列,一列以赤焰前将聂锋,卫铮等人为首的中立武人;一列由文臣苏哲为首的休养派;最后一列由几名几朝元老组成的不动派。历代朝堂派系分明,此朝也如是。
帝王不作为,全靠朝中臣子理朝。此帝,也被笑做“傀儡皇帝”。

“传啊…这古时有一王,有七子,其中有两子最得老王器重,这两子啊面上一派兄友弟恭模样,实则里头啊暗藏的祸水啊,啧啧。王老时…这子争王位可谓极是惨烈。几年下来,朝廷分为三列队…”一个说书人立在着破陋草亭内说着自创话本,手不时拍打摇摇欲坠的破木桌,说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。

坐下几位乘凉歇脚的农民啊,个个百无聊赖地唠着家长里短,似是半点不在意这说书人的激昂叙事。

这时,一个额上围头巾,腰间缠花布的青年农妇正气势汹汹地走到草亭。有眼尖的农民发觉走来的农妇,顶顶同伴手肘,几人眼神一汇,一同收拾东西走出茶亭。

说书人正讲得酣畅呢,压根没注意听众早已消失。正咽着唾沫呢,耳朵便被大力揪起。

“哎哟唉哟。”说书人挣扎想要脱离魔爪,一个回眼就见妇人的脸,连忙告饶,“哎哟唉哟,娘子啊放手放手…耳朵断了断了…”

农妇冷哼一声,大力再揪一把便放开了手:“你瞧瞧你,都说半日了,还未过瘾?”

说书人告饶地看着娘子,耳朵揪得通红,耳根子甚有发紫的点点斑迹:“娘子娘子…我的错我的错…这不是茶寮没人吗?”

农妇又是一哼“没人?仔细看清楚点,可有人没?”

说书人向着自家茶寮一望,厚重油布帘下,仿佛是有人影。他嘿嘿一笑,揽过自家娘子的肩,细哄:“娘子啊,我的错,咱不气了。走走走咱这就去招待客人。”

茶寮中,一布衣青年与一蓝衣少年正端坐木椅之上,好整以暇地等着店家与店家娘的归来。那小少年似是不耐,嘟着个嘴,吹着刚从路边捡来的叶子,青年则是一派静淡,等待着店家归来。

说书人边哄着自家娘子边撩起油布帘,见那两人,眼神一凝,随即笑问客人:“两位客官需要何茶水啊?”

苏哲清隽面庞上染上几丝笑意:“店家的书可说尽了?”

说书人挑眉轻笑:“客官是怪鄙人不务正业?”转首又对农妇道“娘子,快快端上两盏甘茶来。”

“不务正业?店家心中可有正业?”苏哲脸上笑意未退,只是眼中多了几分考究。

“茶来了”农妇一声高呼,打断了两人。

说书人瞟一眼端案上的甘茶,眼中满是真诚:“一眼就知客官非凡人,来我这破茶寮怕只是歇脚,客官快饮下这茶,好继续赶路啊…”

苏哲颔首领下茶盏,眼神在茶盏上流转。这茶盏说是盏,不如说是干净的搪瓷碗上头盖了个瓷盖。

飞流也跟着接过茶盏,展开盖,待雾气散开,便一饮而尽。

刺啦,一声。杯盏摔碎的声音。

那盏茶碗的接手人,瞟都未瞟自己摔碎的茶盏,反是嘴巴一瘪,清秀脸上写满难受:“烫!苦!”瞬即飘到木椅另侧,苦兮兮地看着苏哲。

苏哲一讶,连忙安抚少年:“可有伤着?”飞流吐出舌头散热,摇着头。苏哲抚着少年乌顶,语气柔和:“茶很烫,不要急,放它一边就凉了。”飞流懵懂点头。

苏哲抬首对着农妇与说书人歉歉一笑“我这弟弟心智不全,一时情急碎了您家茶盏,真是歉意万分。”

说书人摸着下巴不发一言,农妇反是摆手笑没事。

说书人收了笑意,盯着苏哲的眼瞳道:“苏相大驾光临破寮,真是有失远迎…”

农妇诧异看着自己相公所言,又僵硬转头看向那浅笑的平常公子。

说书人对着娘子柔柔一笑:“娘子啊…外头晾着的茶叶去瞧瞧,可别日头转了向,白忙活了。”

农妇知相公与这公子必有渊源,一愣,也乖乖出了油帘。

飞流不知何时也飘了出去。一时间四敞的简陋茶寮中,只余两人。

“尊君因赤焰之事退违朝堂如此之久,如今…可能放下?”

说书人听见尊君二字脸色微变,后冷冷一笑:“死灰怎可复燃?更何况家父早……复回,呵。”

苏哲神色自若,拿起瓷盏,轻啜一口,复道:“尊君可知朝廷大势?尊君可知赤焰功名已复?尊君可知如今登帝为何人?”

说书人听这话不禁失笑,他看着苏哲,摇头:“朝廷大势?各党阂界仍明,我这穷乡僻壤的百姓都能听见这党羽相斗之事。朝廷大势就是如此?功名虽复…人却已失,只是多了能光明祭拜的由头罢了。新帝何人,天下皆知…只不过…这帝王除了不喜杀戮,与先帝有何不同?”

苏哲被驳了半分不气,只是悠悠道:“报国之人心有丘壑万千,想必先生与尊君心中都在念着盛世安康。可如今却屈于这乡野之间…啧啧,可不遗憾?”

“啧啧…这天下啊,甚不太平啊…”苏哲似有些苦恼的自语一句,“况州水患,死伤百数…”

说书人听着况州二字,未驳前言,却是神色瞬变:“你…你说什么?”

“唔?江…先生这是怎么了?况州水患啊…”苏哲疑惑抬头回答。

“况州地势平缓,水源虽充却从未高于坝线…水患…怎…怎么可能。”说书人越说越慌。

“今春连绵倾雨,再加之临江水坝因多不动用,经久未俢,泄洪之力现仅依那塞口通石。如今况州百姓叫苦不迭,朝廷支援兵仍在路上,邻州并州守军也已悉数尽援,可如今只能是调民而无法控制了…”

“那…十年前由况州刺史督办的粮仓也…毁了?”

“这倒没有…不过那位刺史大人已过两年,新任大人又不屑于前任的防范灾患,至久里头的粮草也已烂毁。”

说书人手指微颤,静默半晌后,他方道:“苏相此来…是请老父归朝吧?老父…两年前便…便过了。但…况州……此灾若不及时保住,殃及可不止周遭州城。苏相若能保得其州平安,对大梁…也甚有好处。”

苏哲敛眉,只是听到那句“老父两年前已过”时,眼睑一动。

“江先生你呢?”

“我…只一介庸碌文人,只一居在着破亭说书的小贫民。”

“十八年前,江府两郎可谓民满京城。老江大人掌工部十余年从未出过纰漏…为人清廉,朝中人称载道;其子江鲁游翰林侍郎做起,年纪轻轻便登翰林院士,且小江大人出派外州时,遇土匪,文人之躯深入敌窝,里应外合伏降那处烂民盗银之徒。”苏哲清清淡淡说出这位说书人的经年事。

以这文人之躯深入敌窝的江鲁游,只是一滞,对上苏哲的眼瞳:“苏相也是江湖第一帮派宗主吧…江左十四州,握着通河动脉的梅宗主流传经事数不尽。如今却脱身与潇洒江湖,投于朝堂。”

“在江湖为这国,在这朝堂同为于国。”

“乡野之间看国,朝堂之间看国。一同是,何必下朝。”

苏哲摇头失笑:“江先生是在说苏某还是自己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BC

此文背景为架空…穿越的词汇据典礼乐等等,还望看官海涵【鞠躬】

写小江大人有点多,这章的琰没有,抱歉。(开章没有男主,这应该不算占tag吧…【弱弱】)

大家喜欢的话可以给lo主个小红心小蓝手留言吗~【卖萌】